我还没有接触到萨芬本事中的精华——可转债套

2019-11-03 03:18 来源:未知

  乔嘉

  乔嘉

  经历过一次“战役”后,我可谓激情万丈,动力十足。每天清晨,我都会在大家酣睡时伴着月亮,悄悄溜进办公室尽量迅速地完成一天中的大部分工作,从而节约出白天的时间来细心观察交易室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拂晓时分的淡月都见证了我学习的热情和对几小时后交易室那足以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氛的渴望。

  韩国银行股的“战役”之后,沉醉在交易室紧张氛围中的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学习和实践的机会,但事非人愿。

  就从那时开始,我和交易室的师傅们关系越来越近,我们亲密的程度主要用工作后喝酒的次数来衡量。在这个操盘手们盘后放松的“运动”中,我不仅认识了许多以前不为我所知的酒名,而且这一“运动”更是与诸多基金操盘手相识的绝好机会。

  渐渐的,我发现交易室里充满了怪异的感觉,而且令我失望的是萨芬的交易量越来越少。他不但不怎么关心他的资产池而且经常不来公司。更令人费解的是,光头大老板对萨芬的缺席竟然无动于衷。

  酒吧学院

  这令我很沮丧,我还没有接触到萨芬本事中的精华——可转债套利。那是一个非常复杂、包括诸多因素以及跨越各个金融工具的套利策略,其中的科学和艺术因素的交织令人垂涎。而我可能与它擦肩而过。

  那次逆市而行空投股票的孤独战役后,我们一群人一起在歌剧院酒吧里酗酒。

  一朝天子一朝臣

  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半开放式酒吧,身边是蓝色绸缎般的悉尼港。来自两岸豪宅和大厦的星光般的点点灯光指点着穿梭不停的老式摆渡。轻轻抬起疲惫的眼皮,那设计经典又永远保持前卫的白色歌剧宫殿尽显眼前。随着阵阵海风对脸庞的洗礼,夹杂着海味的空气像解酒茶一样唤醒沉醉于美景和酒精中的我。

  在缺少萨芬的交易室里,我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本来做风控的印度小伙子不断地阿谀奉承,因为帮助二老板理查德编写了一个3岁小孩水平的信用支持债券现金流模型,被提升到交易室里工作(不过平心而论,当时我编写现金流模型的水平尚属满月婴儿的水平)。

  其他酒吧里酒精酿造出的多是世界和平、8缸汽车或橄榄球之类的话题,而渲染这个酒吧的却总是资本市场的“血雨腥风”。

  交易室里的地位变更一般都代表着更深层的意义,例如投资策略和今后的头寸分配变化等。不幸的是,这个印度人的崛起也代表了这个基金投资方向的变化。

  光头“教授”

  交易室里,每天的话题从接近市场的股票、期货、期权、隐含波动率、beta、vega、gamma变成了CDO、资产支持债券、信用互换、利率互换、美国个人信用评级、中级资产支持债再打包等远离市场而又扑朔迷离的名字。

  “萨芬,喝香槟呢,看来赚钱了?”一个粗犷豪迈的声音随着一个庞大的身躯步履蹒跚地走向我们。

  由于这个产品是由二老板理查德和他的几个从未接触过市场交易的手下直接且保密地管理,我和“量化天使”萨利那都没有加入关于这个新生事物的讨论。每当他们几个用其他人都颇感陌生的“职业术语”谈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题时,我和其他人只能保持沉默。

  萨琳娜悄悄告诉我,这个光头就是一直在债券市场叱咤风云的某投行自营部投资主管。

  令人奇怪的是,拥有20多年交易经验、曾任全球最有影响力投行衍生品投资总监的大老板也和我们一样保持沉默。这太不可思议了,世界变化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一个一直处于投资前沿的投资总监的认识呀?

  一时间,兴奋和沮丧同时冲进我的脑海。这位仁兄的光头再次证明了一个我一直逃避的“事实”——操盘手的成功与否与他的头发多少成反比。

  我的不解让我更加用心地观察大家,慢慢的,我找到了一些头绪。大老板好像是在有意避免对这个“新生事物”进行评论。而从二老板的“朋党”无穷无尽的讨论中,我似乎也找出了一些简单的概念。而这些概念也足以指导我在Google上找寻一些能令我缓慢前进的信息。

  “光头”走过来,用逗小孩子的口气与萨芬谈论起最近的市场。

  在发现一些我自认有些深度的问题时,我会主动向这个天生自负的印度人讨教,不过我对他的答案一般都保持一定的怀疑态度。这点谨慎挽救了我,在接触资产支持债券的几个月里,我逐渐发现二老板手下表现出的水平极其有限。有些Google上都能解决的问题,他们竟然会说错。

  高档教育

  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在伪装自己,假装流露出许多错误,从而导致他人对其知识和实力的错误理解。但是我们又不是搞“潜伏”?如果需要伪装的话,装懂对他们来说会有更多好处呀? 如果这个假设不成立的话,那么只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没有用心去研究自己从事的投资领域。

  “怎么样,赚钱了吧?你就是这样,只有一个交易完成后才能放松下来,心理素质何在?现在投机时是不是还喜欢揪头发?快和我一样了吧?哈哈哈……”这位五十几岁的光头投资主管好似一个调皮的中学生,用肩膀一个劲儿推着萨芬。

  而没研究就投资也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已经购买了大约1亿美元的各式结构性信用资产支持债券,这是萨芬资产池最高峰时的数量,但是我们涉足这个产品不过半年时间。在二老板的“朋党”交谈时,他们还会时时提醒对方用词和理解的错误,这说明他们自己还没把他们的“职业术语”搞清楚,就用这个基金净值1/3的现金购买了一大堆金融怪物。

  可能是被大量酒精麻醉的缘故,萨芬好像习以为常似的任其“欺负”。

  不是我不明白,世界变化快

  这时,眼睛里充满笑意的萨芬开始向我们讲述当年他怎样从这位光头主管那里学到我们刚刚做过的那笔交易的原理。

  我思索着、钻研着,同时,我也迷惑着、沮丧着,交易室里的变化怎么这么不合乎常理啊?一堆没有市场经验的人用数量大得吓人的钱买了一堆没有人理解的复杂产品。而大老板不说话,萨利那不插嘴,风控部根本没有研究的能力,萨芬也不来公司。只剩下一群自认高明的“小学生”在无聊的谈笑中作着生死攸关的决定。

  15年前,萨芬还是一个刚入行两三年的券商分析师,这位光头主管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日本债券的操盘手了,他曾经创下一日内通过日本国债交易交付摩根士丹利100万美元手续费的纪录。

  这时,萨芬回来了。不过,不是回公司上班,而是辞职。原来他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二老板团队的计划。他当时极力反对,但他的反抗只给他带来减少他头寸的无理要求。萨芬这样著名的操盘手是不会接受“二级公民”待遇的,所以,他在马来西亚度过了自己的美丽年假后欣然辞职。

  而当时的萨芬经过无数努力,终于通过一个投行朋友的介绍见到了这位光头主管。年轻的萨芬在20分钟里清楚而准确地分析了GDP的构成和展望,CPI的增长动力,进出口系数,美元、日元的利差,以及其当时利率上涨走势的较强延续性,最后建议这位传奇人物购买长久期的日本国债。

  临走前,萨利那、萨芬和我再次对酒当歌。酒杯间,萨芬提醒道:“永远赚钱的方式有三种:惯性、回归平均线和持有获利。其中,惯性是较短期,回归平均线是中长期,而持有获利与其他两者都不一样,持有获利是属于天天没事,好似白赚钱,但一般以风险的集中爆发而一败涂地。小斯蒂文、CDO和二老板的团队将用他们的暂时辉煌和最终惨败证明我今天的酒后狂言……”

  就在萨芬满意地结束了自己的表述后,这位当时最大的日本债券的操盘手微笑着说出了令萨芬平生最匪夷所思的回答。

  萨芬走了,与我一起战斗过的老领导黯然挥手,潇洒地离开了。我站在没有方向的风中,我望着他伴着星光、蹒跚的背影。那不只是一个人,那是我渴望得到的知识源泉,那是我的学堂,那是我的希望。

  带着微笑说:“小伙子,你说的都对,逻辑和推论都很清楚而且准确,恭喜你。你做了很多准备来见我,我很欣慰。”

  渐渐的,他的身影模糊了……

  萨芬今天仍然记得自己在15年前这一刻的傻笑。

  (作者乔嘉系北京凯世富投资咨询公司首席分析师,联系方式为)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又是远程从我的老家悉尼赶来见我。为了谢谢你的努力,我决定通过你们买入50亿日元的10年日本国债期货和100亿日元15年日本国债期货。”光头主管继续说。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萨芬记得当时他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但是他很快发现对方的决定与自己的方案背道而驰。而这位传奇人物给他的解释更让人难以置信。

> 相关专题:

  • 私募基金2009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萨芬小同志,你说的都对,你已经是第19个这么和我推论的分析师了。我相信你们都是对的,所以我要和你们对着做。”一句话把年轻的萨芬惊呆了。

  “你难道不怕出口数据超预期增长吗?CPI数据上涨是必然的,央行提高利率只是时间问题,你会在几天内清仓的,你不怕?”这些对话在萨芬口中重述时,他激动的表情就好像今天是15年前的那一刻。

  我也同时享受着这份萨芬当年所具有的与我此时一样的年少轻狂。

  之后,这位传奇主管的交易令萨芬和我都终身受益。

  一个市场是用真金白银通过交易产生的,对理论、信息和期望的把握固然重要而且必要,但这并不代表你能赚钱。因为市场本身是在动态中发展的,金钱这个工具是在流动中的,交易双方的力量和能力也处在无形的变化中,而只有时间是唯一的不变量。

  这位传奇主管当时看到的是,在1年里加息的可能几乎是100%,但是在6个月里加息的机会可能是70%,3个月里加息的概率是20%,1个月里加息的概率是5%,在1周中加息的概率是0.00001%。

  在那次谈话之前的3个月,投行就开始谈论加息的概率。通过投行们八九十天的到处“吹捧”,这个概念早就熟了。所有该卖的现货国债早就随着期货一起廉价地变卖了。所以,在最近一周至三周内,如果没有加息的事件发生(概率上近乎零),那么最保险的做法就是赌市场过分偏离后少许回转平均线。

  这否定了萨芬的长期效益理论,不是赌不加息,只是赌市场的过分敏感和交易工具——钱的过度集中。

  当然,他会在赚一笔之后迅速卖出,绝对没有长期持有的意思。

  其实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但一直没有找到市场极度偏离的明显迹象。而一个澳大利亚的年轻券商飞行10个小时再坐1小时电车赶到东京,给他讲述这个老概念这件事本身就可以证明市场偏离得离谱了。

  换句话说,这就是扣动扳机的时刻。

  凌晨3点,我捧着酒杯在海风中回味这个15年前的故事和我们刚刚做过的交易……

  (作者乔嘉系北京凯世富投资咨询公司首席分析师,联系方式为)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 相关专题:

  • 私募基金2009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总站发布于www.149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还没有接触到萨芬本事中的精华——可转债套